记者从院子走出

2020-03-04 19:11

经过再三打听,一名租住在村里的男子带着记者来到小龙潭。在班庄村边上一处低洼的竹林边,一个简易的棚子下有两个水池,借着附近房屋照射出来的光线,能看清水池边上有五六个人在洗衣服,并不时将穿着拖鞋的脚放入池子里。

大门口的一块门牌上写着“班庄村436号”,整个院子的地板上到处都是水,10多人正在忙碌着,大量米线堆放在旁边。这就是举报者所说的抽脏水加工米线的作坊。作坊十分隐蔽,如果没有人指引,很难被发现。

由于院子四周是居民楼,对摸清作坊加工情况存在一定困难,记者便以选购米线为由进入院子。在院子角落的简易棚下,工人们正在忙着加工米线,旁边墙角处摆放着已经装框的米线。

晚上10点左右,顺着抽水管道可能延伸的地方找去,在距抽水点两三百米远的一处垃圾回收地,刚好有两辆载着米线的微型面包车从昏暗的巷子里驶出来。顺着车辆出来的巷子往里看,一道大门内灯火通明,里面停放着一辆改装过的面包车,门口堆放着一堆煤炭。

“这水就是抽到不远处米线加工作坊内生产米线的,特别脏。”举报者说,作坊为了降低生产成本,每月给管龙潭的老人点钱就可以抽水用,但这些水并不干净。

虽然池子分为两个,靠近泉眼的一个池子旁醒目地写着“不准洗衣服”,下面一个池子写着“洗衣服池”的字样,但几乎所有人都会在不准洗衣服的那个池子里洗衣服。池子旁边,摆放着一个抽水泵,抽取的水由一根塑料管子连接到边上的另一个管子里。

10点30分,记者到村口等待运输米线的车辆出来,并准备跟踪看会将米线送往何处。然而就在此时,之前与记者对话的红衣女子走了出来,查看停放的每一辆车子,并打电话让其他人一起前来寻找曾进入院子里的记者。

“不仅如此,里面生产米线的人也不注重卫生。”举报者介绍,在班庄村小龙潭旁,有一个人专门管着池子,米线作坊老板出钱给看管人员,帮忙抽水,而抽取的水则存在作坊院子里的一个水池里,然后用来加工米线。

“这家米线作坊已存在多年,长期抽取小龙潭池子里的水加工米线。很多村民都在这个池子里洗菜、洗衣服,甚至一些小孩子还会把脏东西丢入水池里。”举报者称,洗衣服和抽水机同在一个地方,洗过衣服后,池子里的水并不干净。

7月15日晚,走进黑林铺班庄村询问小龙潭的具体方位时,面对陌生人的居民十分警惕,不断询问记者到里面干什么、找谁,还要求提供要找人的姓名。村口居民的询问,更加让人觉得要找的地方很可疑。

就在红衣女子与记者对话时,一名男子快速走过来,发动停在一边的面包车,将车飞速驶入加工米线的简易棚子前,遮住了记者视线,也不让记者进一步查看。

事后,经举报者确认,红衣女子为作坊老板娘。

对于这个水泵,在旁边洗衣服的村民和举报者说法一样,是用于抽水到米线作坊加工米线的。

随后,记者从院子走出,回到抽水的地方。红衣女子跟随一段后才回去。见到有人在水池边,负责抽水的老人拉着狗出来查看,并拨打电话嘀咕着什么。

尽管已是晚上10点多,水池边仍有三四个人在洗衣服,其中一名女子甚至把脚放入水池中冲洗。“白天洗衣服的人更多,晚上凉快些,也有不少人在这里洗。”一村民说。

“黑林铺班庄村的一个米线加工作坊,抽取洗衣服、洗菜池子里的水加工米线,销往市区。那个池子甚至有人在里面洗脚,十分恶心。”近日,班庄村一村民向热线举报,村中436号院内的米线加工作坊长期抽取脏水生产米线。

(责任编辑:邓一)

“你们做什么?”见到有人进来,一名穿红色上衣的中年女子放下手中的活儿边问边走了过来。“你们这里的米线怎么批发,多少钱一公斤?”红衣女子回复称,这里加工的是无酸的酸浆米线,每公斤2.3元,但要自己开车来拉,加工点没有车送货。女子的言辞有些躲闪,眼睛不停地朝四周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