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需要每户业主分派相关费用

2020-04-11 03:23

对于这一现象,浙江工业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吴伟强表示,政府应制定相应的电梯维修或更新费用的分摊细则。“有时候楼层低的住户觉得自己用不到电梯就该少出钱,还有的业主自己把房屋出租出去了也认为自己不使用电梯,每户业主都希望出最少的钱获得最大的利益,这个时候政府就应该出台一个细则,确保每户业主的权利不受侵害。”

据了解,杭州目前已经启动了针对电梯和消防器材更新的绿色通道,并将这一条款的修订纳入了《杭州市物业管理条例》。以后,只要有一户业主对正在使用的电梯安全情况不放心,就可以联系专家进行上门评估,一旦经专家评估确定需要进行大修或更新的,则将由杭州市建委直接批准动用“维修基金”,对于以往动用维修基金需要三分之二以上业主同意的规定,新条款显然更能保障业主的安全权利。

吴伟强说,电梯大修或者更换与否就是“命”和“钱”的关系,“去年我们的一项调查就显示,300个杭州人中有95个对电梯安全表示了担忧。既然那么多人担心电梯安全,那就应该厘清钱和命孰重孰轻。”据新华社

前不久杭州电梯吃人事故让人心有余悸。杭州市质监局近日调查显示,全市老旧电梯共计1.7万台,占8万多台运行电梯五分之一以上。检查中发现172台超期未检,236台隐患严重必须关停,21家单位存在明显的管理问题被立案查处。

由于电梯的大修和更新往往需要动用“公共维修基金”,甚至需要每户业主分派相关费用,因此部分将房屋出租的业主和房屋自用业主在费用分摊上产生了分歧,部分小区的电梯安全问题成为一个死循环。

业主和物业公司的侥幸心理成了电梯维保环节中的一大隐患。“全国有360万台电梯,去年因电梯事故死亡37人,很多人认为这种倒霉事落不到自己头上,面对高额的电梯置换费用和小概率的事故风险,大多数物业和业委会抱着侥幸心理。”杭州某物业公司负责人王先生告诉记者,更换一台老旧电梯,如果是进口原厂的,需要花费220万至240万元,一个小区十几台电梯一起换,平均每户业主要分担1万多元,对于业主来说也不一定会买账。

由于电梯维保行业目前并无统一标准约束,行业自律做得并不好,甚至出现了电梯维保单位进行恶性竞争的现象。李顺荣表示,下一步杭州质监局将联合相关技术部门对杭州近100家电梯维保单位进行专项整治。

为什么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搭乘的电梯总是坏?一位不愿具名的电梯维保人士透露,杭州目前有将近100家电梯维保单位,其中除有2万多台电梯是由西子奥的斯、日立电梯等企业自己生产、安装、保养外,其余近6万台则是由剩下的这近100家电梯维保公司“划地瓜分”。该业内人士说,每年区区几千块钱的维保费要保证一年做24次每次数十个小项的维保检查,再除掉物业公司的抽成,维保单位利润十分有限。公司赚不到钱,员工工资就少了,工作热情自然也不高,很多检查项目成了走过场。

数量庞大的老旧电梯存在怎样的安全隐患,有关职能部门又该如何应对?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对于社会上要求国家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给电梯“退休”制定强制报废标准的呼声,杭州市质监局特监处处长李顺荣说:“一台电梯整机更换的费用确实太高了,参照国外的通行办法,我们将设立电梯重要部件的强制报废标准,预计明年年初付诸实施。”